融2900萬 非碼平台1秒並發2.5萬筆交易 幫3萬門店銷120億

2017-04-11 17:13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付文學

2015年聖誕前夕,一輛由上海開往溫州的高鐵呼嘯而過。餐車內,Derrick與同事相對而坐,商量著如何與即將見麵的客戶洽談。恰在此時,一條打款短信不期而至,久久賬麵多了100萬元。

就在翻看短信內容時,他收到了來自投資方的聖誕祝福微信。當月,非碼完成720萬元Pre-A輪融資,投資方為英諾天使基金、可可資本和香樟投資。

巧合的是,一年後的聖誕前夕,非碼再獲資本垂青。這一次,團隊共收獲2900萬元A輪融資,投資方為複容資本、華軟創投。

3年前,Derrick創辦非碼。它通過自主研發的非碼互聯網門店開放平台,將線上與線下、門店與平台、品牌和渠道等多方打通,為門店提供互聯網化整體解決方案和運營支持服務,涵蓋收銀、碼券、外賣、顧客管理等互聯網業務。

截至目前,項目已服務46個品牌商家,覆蓋30000多家線下門店。平台每秒支持並發2.5萬筆交易,月均交易6500萬筆,累計完成120多億元交易額。


注:Derrick承諾文中數據無誤,為其真實性負責,鉛筆道已備份錄音速記,為內容客觀性背書。

互聯網門店開放平台

2013年9月,在跟朋友的一次聊天中,Derrick得知支付寶條碼支付將於當年年底開放。彼時,他任某電子憑證服務久久華東區銷售總監,先後負責河南、山東、南京等地的推廣業務。

他意識到這是個不錯的發展機會。此前,因業務原因,他曾接觸大量實體門店。後者多采用現金結算形式,找零等環節費時費力。“如果接入條碼支付,可減少顧客排隊等待時間,提高收銀效率。”

同時,他知道門店對電子卡券需求巨大。然而,門店與互聯網業務平台、銀行、電信運營商等第三方機構的對接流程繁瑣,核銷複雜,一旦對顧客所持卡券的來源渠道判斷失誤,將造成賬務結算不清。

基於這兩點,Derrick打算做一個互聯網門店開放平台。一方麵,接入支付寶等平台,為門店開通線上支付業務;另一方麵,對接互聯網業務平台、電信運營商、銀行等第三方機構,幫助門店開展卡券業務。

不過,他堅決不做硬件。原來,他發現門店為核銷各類卡券,需放置不同的終端設備,既給業務員的操作使用造成了困惑,也不便於顧客體驗。

Derrick設想的是將平台與門店POS、ERP及財務係統打通。“以插件形式接入,可遠程升級。”

他的想法得到了朋友的支持。對方經營著一家淘寶代運營久久,極力支持他外出創業。於是,拉上曾在華為、微軟等任職的三個小夥伴,他們在久久尚未成立的情況下,著手係統研發。

2014年3月,係統正式上線。它與支付寶打通,當收銀員用掃碼槍掃描顧客手中的二維碼後,係統自動記錄交易金額,自動完成對賬、監控等操作;同時,門店可在線對卡券渠道、類型、狀態、數據進行統一管理和一鍵核銷。


4月,團隊收獲了一筆金額為600萬元的合同。然而,所有合同及款項均被掛靠在合夥人的久久。後者卻想獨占項目和團隊,打算將Derrick擠走。

溝通未果,Derrick隻好帶團隊出走。借助此前開發的非碼互聯網門店開放平台,他們重新開展業務。

為此,團隊一家家客戶登門拜訪。然而,客戶要麽顧及其久久規模小,要麽認為自己不需要。團隊隻能一遍遍溝通,強調自己提供的是整套解決方案,而不是單一產品。

至2014年底,非碼共對接互聯網業務平台、銀行、電信運營商等40餘家卡券合作機構,服務便利店、商超和快餐店等6個品牌商家,覆蓋3000多家門店。

非碼簽約麥當勞

次年初,非碼互聯網門店開放平台打通微信支付。同時,為滿足門店和消費者更好的體驗,團隊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協商,實現一鍵支付。此時,當顧客在門店消費時,不管使用微信還是支付寶,後台均會自動識別和記錄。

4月,麥當勞(中國)公開招標,尋找門店互聯網化解決方案提供商。抱著嚐試的態度,團隊參與交流,但久久成立尚不足兩年,且未進行信息安全認證,而這些恰恰是麥當勞對供應商的要求。

過程出乎意料。麥當勞認可他們提供的解決方案,並提報總部審批。不過,彼時的非碼僅有25人,對方難免心存疑慮,特意跑到南京研發中心考察。“那是一處100平米的居民樓,所有員工在裏麵同吃同住。”

兩個月後的一天,Derrick突然收到營銷總監轉發的郵件。初始發件人為麥當勞總部,營銷總監在轉發時加了句“好像中標了”。“內容僅提到了有合作意向。”

他隨即致電麥當勞。對方的回複讓他喜出望外——項目已競標成功,電子版合同正在準備中。

7月,雙方正式簽約。在此期間,團隊主動聯係到銀聯認證機構,做了信息安全檢測,並及時反饋給麥當勞。“這贏得了他們的認可。”

次月底,非碼互聯網門店開放平台在麥當勞上海桂平路店上線。平台支持文件、程序的遠程發布,優化了門店在業務和財務等方麵的流程,幫助總部和門店更好地運營互聯網業務。


係統能力上,團隊也做了相應的擴容,由原先每秒並發3000筆交易提升到6000筆。

隨後3個月,非碼相繼在全國2500餘家麥當勞門店上線。“門店隻需采購掃碼槍即可,久久負責遠程打通。”

在此期間,Derrick意識到部分客戶粉絲積累數量超千萬。“既然他們有這麽多用戶,應該以此為基點,構建自有互聯網能力,而不僅僅依靠第三方業務能力。”

跟團隊討論分析後,Derrick認為非碼不應隻是一個互聯網業務交換平台,除幫門店接入第三方業務外,還應為其構建自有互聯網業務能力。

團隊嚐試幫門店增加外賣業務。不過,該業務涵蓋訂單、庫存、產品上下架、配送、客服等環節。“比支付和卡券業務複雜很多倍。”


外賣業務的第一個客戶是良品鋪子。12月,團隊交付業務。然而,係統雖接入了美團等第三方外賣平台,並實現了門店接單、庫存管理等功能,卻未滿足客戶在不同平台一鍵上傳產品的需求。

合作宣告失敗,團隊陷入沮喪。反複討論後,他們意識到這源於投入不足。“久久當時僅有1.5個人全職負責,而傳統外賣平台需要上百人參與。”

服務30000家門店

恰在此時,項目完成720萬元Pre-A輪融資,投資方為英諾天使基金、可可資本和香樟投資。這促使Derrick決定重新開展外賣等業務。

去年1月,團隊重新組建外賣業務小組。這一次,他們聯係到了老鄉雞(安徽最大的連鎖快餐)。後者外賣業務需求強烈。

strong>與此同時,團隊還增加了顧客管理和會員服務業務線,並構建了O2O遊戲平台、微店和商城。平台可對門店所有的顧客、粉絲、會員進行統一管理,包含顧客標簽、門店標簽、顧客忠誠度、儲值卡、會員卡、積分、會員權益等,滿足門店差異化服務和精準營銷的需求。

6月底,非碼外賣上線。平台除幫助門店構建自有外賣體係外,還滿足第三方外賣的訂單、庫存、產品上下架、配送、客服等統一運營支撐和管理需求。

“截至今年2月,老鄉雞通過非碼平台新增1.24億元外賣業務,這讓久久堅信幫門店自建外賣體係是可行的。”


下半年起,團隊一方麵繼續拓展線下客戶,一方麵不斷優化係統。“迭代頻率由2015年的每月2次增加至每周1~2次。”

融資方麵再傳喜訊。去年12月,項目完成2900萬元A輪融資,投資方為複容資本、華軟創投。

至今,項目已服務46個品牌商家,覆蓋30000多家門店。係統每秒支持並發2.5萬筆交易,每月完成6500萬筆,累計交易額為120億元。

接下來,非碼除在外賣業務、顧客管理、會員服務等門店互聯網化整體解決方案發力外,還計劃於今年繼續推出12款互動遊戲,並探索AR遊戲應用場景,融入大數據,為門店提供更好的運營支撐和服務,從而讓顧客收獲更好的消費體驗。